10月就要过去,每年英国「水星音乐奖」(Mercury Prize)得奖者公布的时刻到来。想谈一下这件对西洋另类乐迷来说的大事。

水星音乐奖的历史,其实不长,今年迈入第22年。是兼具公信力且成功与商业价值结合的独立音乐奖项。每年入围名单一出来,都让我焦虑不已。一定有半数以上入围者,我连名字都没听过,听英国音乐半辈子,这种事情真的很可怕,每年都要来一次,跟年兽一样。

我相信跟我一样的乐迷,包括英国人,有此心情者肯定不少。重点来了,我并不会因为这样就刻意忽略这奖项,「都没听过这些是什幺鬼,算了,又是孤芳自赏的东西」;相反的,焦虑原因除了孤陋寡闻,是「赶快找来听啊!」

在孤芳自赏与媚俗中间挣扎的音乐奖项,满地都是。水星音乐奖使人愿意关注,并且付诸行动去购买聆听实属罕见。

公信力的打造,来自许多方面。简单谈一下这个奖项的特别之处。

1. 奖项宗旨

一般奖项讲求的超然,在水星音乐奖的存在模式转化成「潮流」,每年的提名,反映的不仅是该年英国音乐创作力的走向风潮,也从名单选项中,引导群众对于产业的期待。这期待必须从绝对主观,近乎偏执的方式着手,评审团说了算,口气坚定。美学肯定不「公平」,那就儘量回到音乐本身。

2. 评审团

评审团乃事先公布。仇家在这里,偏见在这里,既得利益者在这里,欢迎检视批评。

12位评审(含主席),来自英国独立音乐产业,包括音乐记者/电台/音乐创作者/学者。我一开始也觉得惊讶,小评审团真能代表整年的英国独立音乐风气?换个方式想,把这群丢到「全英音乐奖」,恐怕没有人在意他们的专业与说法,但这样的说法肯定是需要的。水星的公信力,加上评审本身的专业,构成关注焦点。奖项本身的精神自然会挑出适合的评审,评审也肩负了人们对奖项的期望。

3. 入围

採取「提名制」,非「报名制」。评审说了算。这不是很不公平吗?是的,「公平」是不可能完美的,也需要定义,程序上水星音乐奖用评审与得奖者,定义自己的「公平」。

每一年水星音乐奖评审选出12张专辑,没有分类,没有「最佳」碗糕,提名标準就是专辑作品本身。类型也不分,Coldplay跟爵士钢琴家,都可以入围。「乱」也是一种说法,乱跟多元的距离,自在人心。

1992年开始,水星音乐奖颁给Primal Scream《Screamadelica》,树立动见观瞻的口碑,不避讳与商业价值接轨。2014冠名赞助公司乃英国据史最悠久的巴卡莱银行(Barcalays),过往的赞助商均为世界知名的英国企业。水星音乐奖官网上,写明了赞助怎幺来,比例分配状况。没有金卫TDR,也没有MG149。

为什幺如此独立精神的奖项需要赞助商?看过水星音乐奖的颁奖典礼就了。除得奖者有奖金(约一百万台币),典礼盛大,入围者演出舞台设计之用心,奖座精美做工程度,太少钱做不到。更别提为了让奖项的周边效应可以发挥,整年网站的营运等(「水星推荐」每週电子报,推荐英国最佳独立音乐情报)媒体价值,赞助商是必须的。

换个角度,赞助商为什幺要做这事?因为这个奖,很酷,声名远播,无可取代。其实就这幺简单。巴卡莱除了赞助水星音乐奖,也赞助英国足球超级联赛,对于年轻形象的追求可说非常清楚。

奖项的得奖者,固然除了有奖金,得到全球独立乐迷关注,还可以打倒其他11个创作者,不开玩笑,能赢这些同业,对创作上是极大肯定。哪怕上台觉得「WTF,我得奖道理在哪……」不是谦逊而是错愕,但无论如何就是拿了奖,难道会觉得自己声势不够,创作比较差吗?创作是没得比的事情,奖项只是一个让大家看见创作价值的形式。水星音乐奖把这样的形式做得很好。

这奖项最常发生「爆冷」。我印象最深刻的水星音乐奖得主是,Gomez,高梅兹乐团(抱歉,翻译成中文还是有点冷门),1998年。他们以新人之姿(水星没在管这个)「击败」神韵乐团、果浆乐团、强烈冲击。容我提醒,不是以团的名义,是专辑。这实在让我……

因为前一年,1997,当电台司令/化学兄弟/麂皮乐团/超凡乐团(这四个团当年作品足够拿走史上所有水星音乐奖了吧!)「败给」Drum N Bass专辑(也很应该拿啦)时,我快疯了,这奖怎幺这样吊人家胃口。

可必须要有冷门,期待值才会高,于是即便「理所当然」,也变成冷门了。

「水星音乐奖颁奖了。」
「什幺!是谁?」
「你猜猜吧。」
「该不会是……等一下……」

(很多事情,「等一下」是好的,表示有思考。)

「我直接讲了啦。」
「不要!你告诉我,有没有又爆冷就好。」
「这问题有点难回答。在水星音乐奖,什幺算『爆冷』?」
「……」

那年得奖者是北极泼猴,「众望所归」。但其他入围者难道不会心想「阿今年怎幺没有爆冷啦!」,所谓爆冷,不就已经不存在了吗?那幺离鼓励创作,又更近了。

以下分析今年的水星音乐奖12组提名名单,如何展现了今年英国音乐的浪潮。

今年最酷的独立音乐在这里-2014英国水星音乐奖入围浅介

Blur主唱Damon Albarn首张个人专辑《Everyday Robots》,一直是呼声最高的大热门,专辑不仅道尽了Damon这些年所尝试的音乐範畴(尤其以非洲传统歌谣/电子声响为最显着),从歌唱方式到整体概念都存在着中年大叔的释然,曾经沧海并不难为水。而词曲功力终于从一路以来的英伦摇滚、前卫实验,到达了渗透力极强的自我表述。即便没有光环,依旧相当深刻。专辑名称呼应着现代生活的本质,把无奈化成实境,探讨时代中的人际关係。

Anna Calvi以专辑《One Breath》再次问鼎,许多媒体看好她将成为继两度水星音乐奖得主PJ Harvey后最具潜力的女性摇滚创作歌手。这是一张非常私密而骚动的作品,许多部分并不「好听」,但很「耐听」。Anna Calvi透过自觉的歌词与到位的音乐,证明了自己的艺术价值与摇滚精神。

FKA Twigs恐怕是名单中最令人期待的奇女子,以这两年的提名与得奖名单看来,《LP1》相当有夺奖相。她的声音里,有低调电音女声的妩媚与性格,像是看不见的光影阵阵,游走于另类实验的深沈节奏中,情绪化,但并不张狂。是今年相似类型的作品中,最有特色的一张作品。其化名的话题性,亦相当程度戏剧感十足。

《Everybody Down》是水星在另类嘻哈/说唱艺术关注中的一席,然此类型竞争依然激烈,Kate Tempest以小说架构搭建了写实的校园与社会缩影,其本质与其说批判,不如说是提问。是一张攻击力与包容力兼具的专辑。

如果East India Youth的《Total Strife Forever》得奖,绝对不算爆冷:几乎可以想见这类型的音乐人,将以氛围营造与极简电音,持续取得创作世界的主导地位。而他其实并不特别冰凉,其中包含着许多好旋律,继去年得主James Blake后,水星音乐奖是否将锁定此一潮流?

民谣的「保证名额」,今年由Nick Mulvey的作品《First Mind》挑大樑。身为前卫爵士乐团Portico Quartet的成员,其背景丰富了民谣吉他音乐的编曲/製作样式,空心吉他与歌唱的讨喜程度,固然洗鍊且韵味十足,但要得大奖,需要一点「水星式冷门」。

相较于以上为数众多的创作歌手,Jungle《Jungle》可能是年度最热闹的舞曲音乐表现,兼具复古新潮,高调骚包里蛮藏着优质金曲连发。GoGo Penguin《v2.0》代表今年爵士专辑出征,宁静中暗潮汹涌,逻辑是环境与极简音乐,旋律性与讨喜却无法仅以气味分辨之。

比起Kate Tempest的说唱艺术感,Young Fathers《Dead》专辑更接近本格英国另类嘻哈音乐,出身苏格兰,声势正高,品味流行与艺术兼具,颇适合在此乐团最高峰时刻拿奖。

Bombay Bicycle Club的《So Long, See You Tomorrow》恐怕是今年名单中最迷幻摇滚的选项,其风格多元,拉出的乐团格局,虽非前无古人,但确实耐听。深具包容性的乐团众多情况下,要突围似乎缺了点特色。专辑榜夺冠的气势绝对加上不少分数。

论气势,Royal Blood端出的同名专辑,恐怕更是技惊四座。提出了英国摇滚乐的坚定答案,方向明确,煽动性十足,生猛车库摇滚味,做到了近年内相似英国新团们想做,但望尘莫及的火力。一整年都获得巨大关注,专辑推出即成三年来英国销售最快的处女摇滚作品。论血统与世代影响,当然首选,顺势而推,只差一个水星音乐奖就登顶。

Polar Bear为另一个前卫爵士乐的选择,近十年前曾获提名,此回再出辑依旧创造性十足,《In Each And Every One》这张酝酿四年的作品,已经透过乐团实力证明经得起时间考验,提名即是获奖。

2014年水星音乐奖,将于英国时间29日晚间颁奖,待得奖人出炉,我们将持续关注,并分析得奖原因与意义。

(编注:2014年水星音乐奖的得主是英国嘻哈团体Young Fathers,评委会主席Simon Frith表示:「Young Fathers对于英国城市音乐有着独到的把握,他们的作品中充满力量,创意与感动。」敬请期待陈玠安的专文深度介绍。)

由 Mercury Prize 贴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