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蛮工读生专门帮我抄写上课笔记。虽然她的工读费很高,我还是决定要一辈子僱用她。因为,我没有她的话大概会不行吧。

开新课程时,我经常还来不及写好讲义就必须带着简略的小抄上场。所以我会找一位工读生在上课时帮我写下比较完整的口述笔记,说不定有一天整理之后可以出书来卖。

一开始这位工读很很贴心地当义工,不跟我收工读费。我说这不好,我会良心不安,感觉比盗版Office还糟糕,而且如果被政府发现,那我麻烦就大了。她安慰我:「我也当其他老师的义工啊。老师您不用挂心。」我想一想,不管是盗版Office还是佔学生的便宜,其实好像也并没有那幺糟糕——反正大家都在做,如果别人不担心,我干嘛担心呢?

后来即使是她没修的课,我也开始请她来旁听、 帮我做笔记。几个学期下来,她帮我做了十几本的笔记。上课时,我若想要複习几个星期前说过的东西,她总是能很快地帮我调出来。

有一天,她突然打电话到研究室通知我,说要开始算薪水了。「老师,从明天开始,我的薪水每小时800元哦。」哇哩咧~我的超钟点费都没这幺贵啊!这是什野蛮工读生,竟敢这样狮子大开口!

我向她抗议, 但是她很淡定地说:「老师不必激动,也不必讨价还价。我的时薪就是800元。你不同意也没关係,可以找其他开价更低的任何人帮你记笔记啊。老师保重,掰啰!」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就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完全没有双向沟通商量的余地,全程就只听到她对我单向的解释说明。一副「要就付钱,不要拉倒」的态势,让我完全失去了「花钱的就是大爷」的优越感,甚至深深地感觉就这样被她征服!?

花惹发!你当我凯子吗?当然找别人来帮我做笔记,再怎幺样都比这个野蛮工读生更便宜。下一堂上课时,我立马询问,并且另外找一位工读生请他下午就上工。「老师会付我基本薪资吧?」「当然,当然!」我很满意他开的价码。

我请野蛮工读生把她记的笔记通通移交给新的工读生; 她也很大方地照办。新的工读生很认真地记着笔记, 但我发现每当我叫他调出旧的笔记,查看我以前说过什幺话的时候,他经常会讲错。

「…用proxmox掐死去你的土鸡…」「是架设虚拟主机!」「…扒开鸡腿生舔胳肢窝…」班上的学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讲台上的怪叔叔。我气急败坏地更正:「把开机随身碟格式化!」上课上到快要哭出来了,既想要撞豆腐自杀又想要推荐他去参加空耳大赛

◢▆▅▄▃ 崩╰(〒皿〒)╯溃 ▃▄▅▆◣

我问他:「小时候你们国文老师是不是常请假?」他说:「老师,学姊记笔记时,用的是火星文,不是国文。」「什幺火星文?」「老师要看看她写的笔记吗?」

我不耐烦地摇手:「老师很忙,没空研究工读生写的笔记。我需要的时候,工读生能唸给我听就够了。」「总之,我花了很多力气才解读出来一部分。可是还是有一些字看不太懂。」「那你就向她要字典啊!」

「那是她的智慧财产,她保留一部分不愿意给我。事实上,我现在做的事情叫做逆向工程,说不定已经触犯她的火星文专利了。」

什幺专利?那是我的文件耶!你跟我鬼扯她的智慧财产权?这个鲁蛇工读生随便编一个完全不合逻辑的烂理由就想呼笼我?丁丁都比他更像个人才!

于是我换过一个又一个的工读生。但是不论他们要求的工读费高低,每个人只要遇到野蛮工读生所做的笔记,就会唸错甚至唸不出来。气死我也,为什幺我请到一堆丁丁?

一个月之后,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忏悔。这是我的错。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没好货,只给得起香蕉的老闆当然就只能请得到猴子。我终于领悟这个道理了。

我把野蛮工读生找了回来,以每小时800元的时薪,请她继续帮我做笔记。她不但继续专业地笔记下去,而且当她调出上个月其他工读生所做的笔记时,照样能够很顺畅地回答我的问题。对照其他丁丁工读生先前的表现,这让我更有信心、更相信自己做了一个明智的抉择,也相信其他老师都找她写上课笔记,是有原因的。

事实上,未来不管她开什幺天价,我都会接受的,因为我相信全世界再也没有其他人比她更了解笔记里面所写的东西了。我已经决定,这一辈子所有的文件都要交给她帮忙处理。 我没有她的话,大概会不行吧。

* * * * *

响应2016 文件自由日运动,谨以此文跟读者们共勉,期盼大家终于看懂软体厂商用什幺样的招术绑架你的文件/资料库/3D图档…以便提高下贼船的代价。也祝大家今年终于下定决心跨出迈向自由稳健走的第一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